happy new year

“喂,您的外卖到了,下楼拿一下。”


他的声音很温柔,但在外人听来也是很冷漠。


今天风吹得很大,一出门便马上戴起了垂在我背上的帽子。


硬底的毛鞋踏在台阶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突兀极了,谁也不愿意在这样的冬夜出门,除了像我这样懒惰的人。出了门,便看见冷风中依靠在电动车旁的外卖骑手。他冷极了,双手不断地摩擦着。腿也不停地抖动,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呼出的气化作白烟。


“XX烧烤?”


“嗯。”他打开车子后面的保温箱,仔细寻找我的那份外卖。


而我尽量缩紧我自己以抵御寒冷,看他动作。


他把外卖递过来还是热气腾腾的,我正准备说谢谢,他便开口了。


“新年了,怎么吃...

2019-01-19

对称国

    乘船顺着大江穿过五座大山,四座小山,去到江河穷尽处,拨开层层云雾,有缘人自会看见那边不一样的风光。


    居住在那里的人,全身上下都显现着精确的对称美,完美对称的五官,甚至发丝的数量都严格控制在偶数。若是在左脸上长了一个痘,不出意外地右脸同样会多出一个与之对应。对称不仅体现在人们的身上,各种建筑更是遵照严格的对称要求拔地而起,进出门绝不走左边,就连各种植物都是完美的对称模样。...


2019-01-19

寻物记[1]

Chapter 0


大多数人都丢失了时间。

但这无法找回。

正如丢失了存在的人。

连自己都找不回。


Chapter 1


丢失的物品,称为失物。

被抛弃的物品,称为弃物。


雨还在下,淅淅沥沥,不见有停下的迹象。

忘记带伞的行人匆匆躲入小吃店外面的遮雨棚里,拍拍身上沾染的雨水,嘴里再抱怨几句这怪天气。随着黑夜的降临,城市霓虹渐渐点亮了夜晚的魅力。小吃店里飘出来阵阵香味和同样在躲雨的人们嬉笑发牢骚的声音,一把抓住了站在外头饥肠辘辘、一身湿气的行人。他们一同挤进不大的小吃店,将它塞得满满当当。

“介意拼桌吗?”地方实在...

2019-01-02

Merry Christmas

繁华的商业街放置了一颗巨大的圣诞树,顶端的金色五角星闪闪发光。

两边的商铺人来人往,视线所及之处都被切合圣诞主题的装饰物填满,红、白和绿最为突出,像只剩黑白那样单调。从不同的店铺里传出来不同的圣诞歌曲,混杂在一起难以分辨,其中不乏人们的欢声笑语。如此场景也许能用热闹来形容人们对圣诞抑或说是以圣诞为由的促销的热衷,而我却不知道我来到这里的缘由。

没有人注意到圣诞树下坐着的那个女孩,她紧紧地抱着双膝,身边是作为装饰的礼物盒,眼睛一直盯着以树为界外面的世界。没有人在意她,即使她在这样下雪的天气穿得单薄。也许只有我这样四处游荡,寻不到目的地的人,冥冥之中能感受到她与我同样孤独的心情。

人来人往,...

2018-12-25

【codean】L

伪现背

OOC

都是本人的臆想,不要当真。


禹智皓感觉到如山如海般的疲倦向他袭来,他太累了。无论是身体亦或是心,都累得让他快要窒息。兴趣与工作成了一件事,为兴趣的热情延续到工作中有时会被赶不完的行程和不可预控事件所带来的疲惫打倒。


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热爱的是什么。除了赶行程他一般都呆在的工作室放着很多他自己很骄傲的自作的专辑,看着那些渐渐多起来各式各样的盒子,禹智皓忽然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感觉是个什么样子。


果然是因为太过认真的性格吗?因为想按照自己的想法而忙碌。可这似乎走歪了,只是在目标前铺上一层又一层的迷雾,既挡住了视线,又堵住了口鼻。累到一度想要放弃,禹智皓给了...

2018-11-04

【codean】V+

桌上的仙人球沐浴着阳光,时钟哐哐地发出八次声响。

幽暗的卧室内两阵呼吸声几乎接近同频,钟鸣声的余音传进去,吵醒了靠窗边睡着的人。他不沉溺梦乡,几乎在眼睛睁开的一瞬间,醒得透彻。

权革推开睡在身旁的禹智皓,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光裸的身子上留下昨夜疯狂的证据,甚至还有伤口愈合后的印子。权革心怀怨念,一把拉开窗帘任由阳光照进来,照在床上那个不喜阳光的人身上。权革从浴室里出来时,窗帘又被拉上了,禹智皓半梦半醒地趴着。

“不是五点才睡的吗?这么早起干嘛。”习惯了夜间活动的禹智皓在白天是一点精神气都没有。“我和你不一样,白天才是我的活动时间。”权革一颗颗地扣起自己的衬衫纽扣,完美地遮住了身上的痕迹...

2018-11-04

梦症【二】

Chapter 1: Dawn

I woke up at dawn,seeing her face in the sunlight.

我在黎明时分醒来,用眼睛雕刻晨光里她的面容。


棉花般的云朵垫在我的身下,柔软细腻却缥缈不实,而我全身剩下的力气只够用来呼吸。若仙的感受来不及好好体会,一次深呼吸的动作便让我重重落下,穿过了那片柔软。坠落的晕眩感让我想起了那些做梦的日子,此时我的眼皮像被注满水泥,沉重得没法睁开。

一会儿,我的身体堕入一湾泉水。那水沾湿我的衣服增加我的重力,忽而又变得黏腻起来,像旧时用来粘信封口的浆糊,糊住我的口鼻,毫不怜惜地夺走我的生命。用来呼吸的力气小得没法挣扎...

2018-09-09

梦症【一】

Chapter 0

这梦,过分长了。

把一段有限的绳子缩短了二分之一。

梦里的眩晕感觉,硬生生地被扯到了现实中来。

好不容易睁开的双眼,像是不曾闭上过那样的疲惫酸涩。

睡意又要侵袭而来,抓住意识不清明的我。

而我又要陷入另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梦里,一点点地剪断剩下的绳子。

梦里见了哪些人,遇见了哪些事,我似乎记得。

可认真想想时却发现,我记不得了。

只记得最后看见的那个人,曾拿走了我的心。

而我就如无心之人,失去了生命最后的脉搏。

在梦里的世界里,荡来荡去,没有再醒来过。

梦症,无药可救,无因可循。


Chapter 1

The cricket’schirp...

2018-09-09
1 / 3

© hhhkeke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