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an】L

伪现背

OOC

都是本人的臆想,不要当真。


禹智皓感觉到如山如海般的疲倦向他袭来,他太累了。无论是身体亦或是心,都累得让他快要窒息。兴趣与工作成了一件事,为兴趣的热情延续到工作中有时会被赶不完的行程和不可预控事件所带来的疲惫打倒。

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热爱的是什么。除了赶行程他一般都呆在的工作室放着很多他自己很骄傲的自作的专辑,看着那些渐渐多起来各式各样的盒子,禹智皓忽然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感觉是个什么样子。

果然是因为太过认真的性格吗?因为想按照自己的想法而忙碌。可这似乎走歪了,只是在目标前铺上一层又一层的迷雾,既挡住了视线,又堵住了口鼻。累到一度想要放弃,禹智皓给了自己两巴掌仍坚持...

2018-11-04

【codean】V+

桌上的仙人球沐浴着阳光,时钟哐哐地发出八次声响。

幽暗的卧室内两阵呼吸声几乎接近同频,钟鸣声的余音传进去,吵醒了靠窗边睡着的人。他不沉溺梦乡,几乎在眼睛睁开的一瞬间,醒得透彻。

权革推开睡在身旁的禹智皓,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光裸的身子上留下昨夜疯狂的证据,甚至还有伤口愈合后的印子。权革心怀怨念,一把拉开窗帘任由阳光照进来,照在床上那个不喜阳光的人身上。权革从浴室里出来时,窗帘又被拉上了,禹智皓半梦半醒地趴着。

“不是五点才睡的吗?这么早起干嘛。”习惯了夜间活动的禹智皓在白天是一点精神气都没有。“我和你不一样,白天才是我的活动时间。”权革一颗颗地扣起自己的衬衫纽扣,完美地遮住了身上的痕迹...

2018-11-04

梦症【二】

Chapter 1: Dawn

I woke up at dawn,seeing her face in the sunlight.

我在黎明时分醒来,用眼睛雕刻晨光里她的面容。


棉花般的云朵垫在我的身下,柔软细腻却缥缈不实,而我全身剩下的力气只够用来呼吸。若仙的感受来不及好好体会,一次深呼吸的动作便让我重重落下,穿过了那片柔软。坠落的晕眩感让我想起了那些做梦的日子,此时我的眼皮像被注满水泥,沉重得没法睁开。

一会儿,我的身体堕入一湾泉水。那水沾湿我的衣服增加我的重力,忽而又变得黏腻起来,像旧时用来粘信封口的浆糊,糊住我的口鼻,毫不怜惜地夺走我的生命。用来呼吸的力气小得没法挣扎...

2018-09-09

梦症【一】

Chapter 0

这梦,过分长了。

把一段有限的绳子缩短了二分之一。

梦里的眩晕感觉,硬生生地被扯到了现实中来。

好不容易睁开的双眼,像是不曾闭上过那样的疲惫酸涩。

睡意又要侵袭而来,抓住意识不清明的我。

而我又要陷入另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梦里,一点点地剪断剩下的绳子。

梦里见了哪些人,遇见了哪些事,我似乎记得。

可认真想想时却发现,我记不得了。

只记得最后看见的那个人,曾拿走了我的心。

而我就如无心之人,失去了生命最后的脉搏。

在梦里的世界里,荡来荡去,没有再醒来过。

梦症,无药可救,无因可循。


Chapter 1

The cricket’schirp...

2018-09-09

随着小船摇摇晃晃来到未知小岛的女孩从没想过自己会是决定小岛命运的天定之人。

2018-08-17

【codean】V

人设:???鸡X ???革

背景:现代架空

完全OOC,完全小白,完全满足私欲的产物。

超短小的一篇,快速阅读。

觉得鸡丁这个tag沉寂了很久,我这种渣渣来凑凑数。


    权革的手指被他心爱的仙人球刺破了,血珠顺着手背一路滑行落到了桌面上,但权革握剪刀的手并没有停下。被剪断的刺掉落在四处乱七八糟,像他的性格,自由得无拘无束。当最后一根刺被修剪至合适的长度,权革才满意地放下了沾上血液的剪刀。耳边咚咚的敲门声从刚开始剪的时候就在响了,来人一点也不着急,敲门的节奏丝毫没乱,一重一轻,像是个突然有了灵感的作曲家。...


2018-05-18

【codean】花结

食用说明:无头无尾的都不能说是文章的东西

像现实又不像现实的人设,大于四分之一小于二分之一的现实向,OOC。

一点点的花吐症设定,正如本人风格,槽点必有,懂就好==。


“我在问你,革儿。”

“问我什么。”

“你身上的花,是哪来的?”

“我该怎么回答?”

“该说它们是怎么来的。”

权革的眼珠子闪躲着禹智皓逼问的眼神,用少女们喜欢的小说里的方式说话。喉咙处又传来堵塞感,紧咬牙关不敢再说一句话。

“说出来吧,粉丝都不忍心叫你胖丁了。”

权革因为这病瘦得抱在怀里都会硌手,禹智皓的心更疼了。而权革在禹智皓的怀里愈发控制不住涌上来的想要呕吐的感觉,最终带着血色的风信子脱口而...

2018-05-07

【codean】白色病房

背景设定:架空

人物设定:医生X精神病

本人是个典型的有脑洞没文笔的人,慎入。


ONE


-啊!

院里的护士又被吓了一跳,医护人员休息室里的镜子上血淋淋地被写上了恐怖的信息。禹智皓路过时看了眼,写的是:你们都是疯子。他心里不禁想究竟谁是疯子,悬疑电视剧里发生的桥段变成现实让人不禁觉得有些无语。

精神病院里除了医生谁还是正常人,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禹智皓也见怪不怪。来这里三个月,什么病人都见过。有人扔掉了自己的声音,就算疼痛也不愿泄出一点;有人血液里融进了透明的镇定剂无日无夜地瘫软在床上;更有疯疯癫癫在走廊里到处跑的病人,追着他们的女护士俨然在练习障碍跑。禹智皓有幸当过几...

2018-05-07
1 / 3

© hhhkekeke | Powered by LOFTER